PIIE Blog | 中文
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is a private, nonprofit, nonpartisan
research institution devoted to the study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policy. More › ›
Subscribe to 中文 Search
中文

精选的翻译文章

Recent Posts

TPP的前景展望及其对中国的影响

by | August 11th, 2014 | 10:29 am

TPP(即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对中美两国都非常重要,对未来区域经济一体化非常重要,对全球贸易体系和WTO也同样重要。所以,我非常高兴参加今天的沙龙,也特别期待听到大家的一些评论、建议、提问,更多地了解中国的观点。 首先,我将介绍TPP到底是什么,向大家介绍一下现在谈判的现状,并且介绍一下日本的加入对最后协定的巨大影响,美国国会对TPP会有什么样的反应。这是第一部分。其次,最重要是第二部分,关于TPP对中国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我将简单分析一下TPP可能对中国的收入和贸易带来的影响,以及与其他地区贸易伙伴关系和协定,尤其是与RCEP两者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我个人认为中国对于TPP可能有哪些选择,怎样应对它。从中期和短期来看,中国可以有哪些应对选择。 全文 [pdf]

Read full post

日本能告诉我们中国在东盟直接投资的前景么?

by , Kevin Stahler | July 3rd, 2014 | 10:22 am

中国的投资者正在稳步地走向世界各地。2014年3月,中国的国外资产增长到6.13万亿美元,其中对外直接投资(ODI)总量虽然不显著,但增长迅速。虽然中国资本流向欧盟和美国等成熟经济体已被广泛探讨,被拿来与20世纪80年代日本的“洛克菲勒中心时刻”相提并论,但其实中国投资者对离家较近的市场也充满兴趣。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探讨中国在东盟国家扩大投资的迹象,特别与目前在投资和并购领域领先的日本作个比较。从历史上看,两个国家在东盟内部选择了不同的国家和行业作为投资目标,但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和需求的变化,两个亚洲巨人的整体投资策略可能会开始看起来日益相似。 中国和日本的数额比较 从1995年到2003年,中国对东盟的累计对外直接投资为6.31亿美元,不足该地区的全球总资本流入量的0.2%。到2012年,联合国贸发会议记录显示,中国在东盟的直接投资总量达到282亿美元。相比于世界其他地区,东盟已成为中国对外投资的重要目的地,2012排名中仅次于欧盟(315亿美元),超过了对非洲的投资(217亿美元)和对北美的投资(221亿美元)。 虽然中国比起日本在东盟的1210亿美元投资存量相形见绌,但东盟

Read full post

互联网金融驱动中国银行业改革

by | July 2nd, 2014 | 09:11 am

关于中国快速增长的互联网金融已经有大量议论,互联网金融产品范围包括货币市场基金,保险产品,第三方支付平台,P2P借贷,以及更多其他的新型投资产品。换句话说,互联网金融在很大程度上兴起于传统银行的范围之外。 即使在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投资规模相比于传统金融业仍然很小,但其快速的增长已经激发一部分银行的恐慌和不满。中国互联网金融的出现引起了几个关键问题: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背后是什么?投资于这些产品的风险和好处是什么?对金融系统其余部分会产生什么冲击? 互联网金融在中国的发展是创新和监管套利的混合产物。互联网金融公司提供移动和基于Web的支付方式,存款和投资比之前的更加便利。这相比于中国大型国有银行提供的服务是一个进步。 然而,仅仅更好的客户服务无法解释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增长。监管套利也起了作用:中国的金融体系仍然因为受到政府的干预而存在显著的价格扭曲。央行维持了存款利率上限,而实际上存款利率常常降到零或以下。 考虑到超过7%的经济增长速度,这个回报十分惨淡。互联网金融公司已经找到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将客户资金集中投入货币市场基金,然后以更高的协议价格购买同业存款。更高的回报让客户受益,这就是为什么

Read full post

完美认知:面向“新”人民币的预期调整

by | June 30th, 2014 | 11:55 am

伏尔泰曾经写道:“不确定性让人不舒服,但确定性却是荒谬的”。然而自2005年以来,人民币的投资者以最小的波动幅度实现了25%的回报[1]  ——在投资领域近乎确定的事。后一个特点无疑极有吸引力,因为其他资产虽然绝对收益更大,但在风险调整后的回报上却落后于人民币。投资者不仅能获得低波动性,还因为中国的货币每每受官方政策引导贬值(升值)而获得持续的正收益。这导致在过去的五年左右的时间内对人民币的巨大需求。不幸的是,因为严格有效的资本管制,投资者不能轻易获得人民币,更重要的是,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然而,随着离岸人民币市场的出现,投资者能够从所谓的“单向压注”中受益。如我们在最近的政策简报中展示的,这种来自海外投资者的需求是离岸人民币市场一直以来不断增长的关键因素。但是,当双向波动意味着“单向压注”不再那么确定时,会发生什么? 我们还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人民币的价值由北京而不是上海或香港的市场力量决定。然而,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件可以给我们一些启示。如上所述,人民币投资者都享有稳定、持续的正回报,在风险调整后的收益超过其他大多数资产。图表1显示,人民币是2005年以来获得最稳定正收益的资产

Read full post

乌克兰应坚持与俄罗斯达成可行的天然气协议

by | June 16th, 2014 | 10:51 am

俄罗斯国家主导的天然气公司Gazprom再一次威胁要切断给乌克兰的天然气供给,通过乌克兰转运至欧洲客户的部分天然气供应也将随之停止。自1991年乌克兰独立,这样的戏剧就反复上演。乌克兰新当选的总统彼得·波罗申科需要下决心收拾这段破坏和失调的关系。 表面上看,各方的立场都很清楚,也不难理解。Gazprom开出385美元/ 每1000立方米的价格,要求乌克兰以此价格偿付所有欠款,并保留2009年1月的俄-乌克兰天然气协议。乌克兰则因为价格太高予以拒绝,提出了268元/每立方米的价格,同时承诺以这一价格支付所有欠款。俄罗斯在一个严冬通过切断天然气供应强迫乌克兰接受了2009年1月的协议,乌克兰希望废除这份协议。 价格总是可以协商的,但乌克兰有权要求撤销有缺陷的2009年1月协议。该协议的部分内容原计划持续十年,特别是指数化的天然气价格公式和乌克兰的固定进口量,而俄罗斯的价格优惠仅限于一年。另一方面,乌克兰通向欧洲的过境关税是固定的,俄罗斯针对转运量不作任何承诺,而这一规模目前正在萎缩。 乌克兰需要撤销该协议的原因有很多。首先,天然气价格公式对它是不利的,俄罗斯开出的价格很明显是政治因素作用的

Read full post

推动中国加入TPP

by | June 13th, 2014 | 08:55 am

中美两国在战略及安全上的紧 张关系正在快速蔓延至经济领 域。双方都应该主动迈出一 步,不仅是为了避免事态的进 一步升级,更是为了维持双方 在经济上的互惠利益。达成这 两项目标的潜在抓手之一,是 让中国加入 “ 跨太平洋伙伴 关系协定”(TPP)的谈判。 这样做的经济效益异常明 显。我们的计算显示,一个包 括现有参与谈判的各国以及中 国的 TPP,将在未来10年内 将提高中国国民收入4.7%,提 高美国国民收入1.6%,提高日 本国民收入4.4%。这将是一个“三赢”局面。此外,如果这样 一个 “ 必要”的高标准贸易开 放承诺帮助推进了中国的国内 改革,这一估算还低估了 TPP 对中国生产力提高的影响。 如果一个没有中国参与的 TPP 达成,中国所面临的贸易 分流只会是其潜在收益的十分 之一(即未来10年国民收入降 低0.5%)。所以这样一个 TPP 对于中国来说其实不是一个大 的损失,更多的是错失一个良 机。日本从这样一个 TPP 中 获得的收益将减半至 GDP 的 2.4%。美国的收益将被削减三 分之二,至 GDP 的0.5%。所 以这两国无论如何都能从 TPP 达成中获益,只

Read full post

为何觉得钱荒实则不荒?

by | June 11th, 2014 | 10:27 am

上个月月底,总理李克强承诺将采取行动,削减中国企业的融资成本。中国企业抱怨信贷条件收紧会损害经济,他的讲话对此作出了回应。政策反应多管齐下,包括定下下调存款准备金率,​​将银行同业借贷利率保持在低位,选择性放宽贷存比要求。判断政府的货币立场因此发生变化为时尚早,但它毫无疑问代表阶段性的调整。 在过去几月间企业实际贷款​​利率的确小幅上升。这一次上涨主要由通胀下降引起,而不是名义借贷利率的显著增加。但是,在增长放缓期间,资金成本上升带来的负担很容易感受得到。 银行的成本仍然大多疲弱。银行同业拆息率显著低于去年年底,央行在过去两年间也并没有提升存款基准利率。理财产品的利率有小幅上升,与提高贷款利率很大程度上一致。 然而,尽管借款成本小幅上扬,信贷总量继续快速增加。信贷相对于GDP的比例继续增长以极快的速度。当一个经济中的信贷扩张速度继续超过GDP增速时,信贷条件不能被描述为过于紧张。 那么,中国借款人的抱怨有道理么?政府是否该采取措施放松信贷?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中国金融体系在经过几年的异常迅速增长过后的正常化过程。从信贷迅速增长转变为温和增长的环境是一次巨大冲击,特别是对习惯于生长过

Read full post

中国的“新常态:是就业,不是产出

by | June 9th, 2014 | 10:56 am

根据过去的传统观点,为了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吸纳不断增加的劳动力,中国的GDP至少达到8%的增速。正如我们之前所说,这一惯例正在发生变化,在习近平和李克强的新一届领导人治下尤其如此。中国的GDP增速在超过两年的时间内低于8%。令许多市场观察家意外的是,习-李政府不仅拒绝使用投资拉动的方式刺激经济,还对经济增速放缓采取了包容态度。今年五月,习近平将经济增速放缓称为“新常态”。 新一届领导人意识到,产出目标并不是实现就业目标的必要条件,中国领导人之所以满足于“新常态”,是因为劳动力市场在经济放缓中仍然表现不俗。去年十一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考虑到就业增速稳定,7.5%的增长目标是灵活的。图1显示,自2009年起,尽管产出增速下降,城镇新增就业人数持续逐年增加。比如,尽管GDP增速下降了一个百分点,但是2013年城镇新增就业增长超出2011年100万。更重要的是,实际就业增加相比于就业目标优势明显。去年,中国新增130万个就业机会远高于政府的100万个就业机会的目标。即使在2014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速下滑至7.4%,这一趋势似乎并未改变。图2显示,2014年的前四个月间,城市新增就业数高于

Read full post

皮凯蒂在顶端1%中的位置

by | June 5th, 2014 | 11:37 am

众人皆知,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在他《二十一世纪的资本》一书中说,收入和财富会高度集中在顶层的百分之一群体中。今日美国,顶层1%的家庭获得了全社会20%的个人收入,掌控着将近35%的国民财富。[1] 专业认可上的不平等是否也是如此?果然,不平等的规律在这个领域同样适用。想想那些享有盛誉的诺奖获得者,比如心理学家詹姆斯·沃森(James Watson),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和物理学家彼得·希格斯(Peter Higgs),他们的共同发现者却名不见经传。皮凯蒂的故事也是如此。 皮凯蒂685页的著作高屋建瓴,但是这座理论大厦建立在很多其他人收集的收入和财富数据之上,皮凯蒂因此获得盛名。《资本》一书的致谢部分特别提到了皮凯蒂的导师安东尼•艾特金森(Anthony Atkinson),为挖掘美国数据付出艰辛劳动的伊曼纽尔•赛斯(Emmanuel Saez),还有另外两位法国合著者吉尔斯•波斯特尔•维奈(Gilles Postel-Vinay)和吉恩•劳伦特•罗斯特尔(Jean-Laurent Rosenthal),两人与皮凯蒂合写了早期有关巴黎财

Read full post

欧洲民粹主义卷土重来:不像看上去那么邪恶

by | May 29th, 2014 | 08:53 am

当前大多数政治人和媒体人评论的话题是在29个国家进行的欧洲议会席位选举中,投票结果将整个欧洲大陆带到了被臭名昭著的民粹主义所掌控的边缘。我认为此担忧被过分渲染,而我在选举结果中看到几个不错的消息,这可能令少数《实时观察》的读者感到惊讶。 正如之前所预测的,各种反欧盟、反政府以及民族主义政党扩大了他们在欧洲议会的代表。但是,也如所预测的那样,欧洲议会铁定仍由中间派各政党的大联盟所控制。因此,最大的潜在影响是针对希腊、意大利和其他成员国的。然而,希腊和意大利选民比预期结论更好地支持了现任政府。 是的,在希腊,激进左派政党极左翼联盟(Syriza)成为最大赢家,获得26.6%的选票,而新纳粹金色黎明党(Golden Dawn)得到了9.4%。但是,为了雅典的当前执政联盟的稳定,新近标榜的社会主义民主党(泛希社运,PASOK),现在叫橄榄树民主党联盟(The Olive Tree–Democratic Alignment (Ελιά ΔΠ)),合乎情理地获得到了8%的选票。泛希社运最大的希望仍然是坚守执政联盟,并希望在2016年的下次选举之前希腊获得更强的复苏。因此,欧洲议会选举给了希腊的执政

Read full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