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IE Blog | 中文
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is a private, nonprofit, nonpartisan
research institution devoted to the study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 policy. More › ›
Subscribe to 中文 Search
中文

精选的翻译文章

Recent Posts

尼古拉斯·拉迪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

by | December 15th, 2015 | 04:54 pm

日前,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采访中表示:“美国市场人士已经看到建立人民币中心的好处。” 查看全文,请点击此处。

Read full post

尼古拉斯•拉迪接受BBC中文网采访

by | December 15th, 2015 | 02:15 pm

日前,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尼古拉斯·拉迪接受BBC中文网关于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的采访。采访中,对于旧的货币权重计算方法已经无法反映当今世界经济状况的问题,他提到,“很明显,(全球)贸易比最初有了明显的增长,但是金融交易增长得更明显”。 查看全文,请点击此处。

Read full post

中美、美印的BIT会谈:任重道远

by | November 8th, 2015 | 06:00 pm

对于美国双边经济关系而言,可以说,九月是不平凡的一个月:美印两国于9月22日举行了首次战略与商业对话(S&CD),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9月25日首次访美。这两大事件均有希望推动双边投资协定(BIT)取得一定进展——尤其利于中美两国之间的BIT发展。 今年年初取得的进步已经打造出相当势头:2015年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印度总理莫迪宣布:应尽快恢复美印两国BIT谈判;9月初,中美两国召开了最新一轮BIT谈话,交换了修订后的负面清单条款——即在未来交易当中,投资自由化覆盖范围以外的行业部门清单。 但上周与BITs有关的两大事件结果仅仅重申了“取得进展的承诺”——不出所料,这与BIT标准之间存在实质性差距。本文概要重述了有关会谈情况的关键内容。 背景 在过去几年里,中美、美印间的BIT谈判进程时断时续,每次都面临不同的挑战。BITs以通过消除美印两国障碍,加强投资者保护等方法,从更大程度上促进更多外商直接投资(FDI)进入两国市场。实际上,由于多个行业部门部分或完全封闭,产品本地化盛行,经营要求有利于国内企业,致使美印两国的投资环境具有一定的挑战。 美国境内的中国投资近年来有所增长——

Read full post

中国是否已经耗尽外汇储备?

by | November 1st, 2015 | 01:00 am

继持有世界上最大外汇储备后,中国目前正迅速使用外汇储备以防止货币贬值。在耗尽外汇储备后,中国是否将不得不使人民币贬值?中国外汇储备还有什么其他用途? 中国使用其所有外汇储备来为人民币保值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而且,由于外汇储备只能对人民币发生作用,因此,中国会充分使用它们来保持当前阶段的汇率稳定。事实上,长期来看人民币将相对美元和欧元有所增值,因此,对中国而言,抛售外汇储备的获利将会更高。 当前,有关中国经济转型和可能政策回应的担忧已经促使“热钱”大量流出中国。为了保持人民币相对美元的稳定,央行必须站出来卖外币换本币。“热钱”因其快速流通而得名,但是“热钱”并非没有限制,因此,认为其将以当前速度直至耗尽中国外汇储备的说法并不恰当。 8月,中国外汇储备余额减少了940亿美元,但为了维护人民币币值的稳定,中方消耗的外储实际会更多,因为还有一些外汇储备是投资于欧元和日元的——8月中国外汇储备总额中的欧元和日元增加了3%。另外,中国经常账户顺差很大,平均每月有250亿美元。假定欧元、日元兑美元依旧保持相对稳定,经常账户顺差也维持现状,那么以现有热钱流出速度来看,中国耗尽外汇储备要花费2年之多,并

Read full post

TPP在美国将何时真正生效?

by | October 28th, 2015 | 03:52 pm

美国时间2015年10月5日,美日加澳等12国结束了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TPP)部长级谈判,尽管基本达成了协议,但是在这一大型区域贸易协定被批准实施之前,仍有不少待解决事项。 如果国会和总统密切配合,那么TPP决议将会在2016年中期完成。然而,针对法规的制定起草问题而产生的争议可能会使这一进程推迟(就像韩美自由贸易协定)。根据最近颁布的《贸易促进授权法》(TPA)的要求,我们估计了美国推进TPP协议的时间轴: 首先,奥巴马总统需要通知国会他希望签署某一协定的意愿,然后至少等待90天后才能签署,这一时间间隔使得国会和公众能够在这一协议被正式写入法律之前充分分析和讨论其具体条款,也会启动两项对TPP的补充分析: 所有由国会授权的私营贸易咨询委员会都会得到TPP的最终文本,并在30天内递交其评估结果,即这一协定将会在其所属领域给总统、国会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带来何种影响。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SITC)将在105天内完成相关的经济分析,即这一协定将会对美国经济整体和具体产业部门带来何种影响,包括对国内生产总值、进出口贸易的影响、就业情况以及美国消费者利益的影响。 因

Read full post

中国投资与 CFIUS: 更新(调整)视角的时代来临

by | October 13th, 2015 | 02:04 pm

十多年来,中国认为中国投资者在试图收购美国公司 时受到了不寻常且政治化的对待,对此中国充满怨言。尤其是对于2005年中海油收购美国石油公司优尼科失败所引起的华盛顿的政治抵制,中国政府至今仍耿耿于怀。虽然该交易最终夭折系因政治原因所致,并非官方发现了任何安全隐患,但中国已将批评的矛头指向了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该委员会是一家跨部门组织,负责审查海外收购美国公司是否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中国希望该委员会的裁决更加公开和透明,不歧视中国企业,在对待中国的收购与其他国家企业的收购时一视同仁。 美国不大可能以任何正式或法律的方式同意中国的诉求。在地缘政治紧张的世界中,来自潜在对手国企业的收购将不可避免地受到异常严格的审查。美国情报机构的评估将依然保密,以避免公开“来源和方法”。 与中方开展有关满足其诉求的讨论已经成为有关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的重要组成部分,但截至2015年9月,尽管各国努力在习近平主席访问华盛顿和西雅图期间完成协议,但这方面的进展仍停滞不前。美国不准备按照中国的要求改变CFIUS的实质性程序,这一点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显。 中国还能实现投资者的期望吗?能,几乎肯

Read full post

Nicholas Lardy: False Alarm on a Crisis in China 中文

by | August 28th, 2015 | 10:23 am

Recent economic events in China have created turmoil in the global markets. Many economists believe that China is experiencing a financial and economic meltdown. Nicholas R. Lardy explains in an op-ed (中文) in today’s New York Times that this apparent meltdown is nothing more than a popular narrative, and that China’s economy is still holding up reasonably […]

Read full post

推进中美投资协定

by | April 6th, 2015 | 12:08 pm

中文版 点击这里: PIIE Briefing – Toward a US China BIT – CHINESE

Read full post

俄罗斯可用外汇储备严重不足?

by | December 1st, 2014 | 05:12 pm

尽管俄罗斯总统普京自信满满,但俄罗斯仍然会在明年面临严重的金融危机。俄罗斯外汇储备的官方数据显示外汇储备正大幅下降,但仔细考察会发现,真实情况比克里姆林宫所描述的状况要差得多,俄罗斯的外汇储备能否在未来可持续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理解导致俄罗斯困境的原因并不难。普京治下的俄罗斯一直奉行国家和裙带资本主义以及贸易保护主义,这导致经济停滞。其次,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侵略引发多轮针对其严厉的国际经济制裁,导致资本流入停滞,未来几年的投资和经济增速也会下降。第三,全球大宗商品牛市已经过去,油价终于开始下跌。考虑到市场通常回调过度,油价有可能持续下跌并持续更长时间。 仔细分析这些数字可以理解背后的故事。11月6日,据彭博社报道,俄罗斯可用国际储备只有2445亿美元。这篇报道似乎有依可循,但真实情况从那时起已变得更糟。 俄罗斯央行(CBR)和俄罗斯财政部都发布及时和详细的储备统计数据,数据透明度也是可信的。最近俄罗斯央行的数据显示,11月7日,俄罗斯的国际储备总额为4210亿美元。这听起来很令人欣慰,但这些储备是从2013年10月31日的 5240亿美元降到目前的水平的。因此,一年间俄罗斯已经失去了

Read full post

本周图表:中国信守承诺降低金融风险

by | November 23rd, 2014 | 02:01 pm

上周,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社会融资总量数据显示,信贷增速继续十月份继续放缓。前10个月信贷增长相比于去年同期下跌8.9%。更好的消息是,银行或非银行金融机构发放的表外信贷——即影子银行,比如信托贷款,银行承兑汇票和委托贷款持续放缓至信贷总额的16%,仅占到去年比重的一半。相应地,银行贷款在总信贷额的比重达到61%,是自2012年以来的最高份额。   该数据显示,虽然存在针对工业产值放缓和房地产投资增速放缓的担忧,中国的政策制定者仍然继续致力于降低金融风险。虽然政策制定者们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降低某些群体(主要是购房者和小企业)的接待成本,他们一直小心翼翼地避免信贷全面扩张。并未诉诸于更快速的信贷增长,致力于稳定产出增长和就业,这是一个可喜的迹象,这表明中国的政策制定者管理中国经济转型的方式正步入正轨。 社会融资总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同比增长,2013年1月 – 2014年10月

Read full post